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新闻资讯 » 热点新闻 » 正文

养殖业中的抗生素何去何从?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05-05  浏览次数:486
核心提示:日前,一篇发表在《自然-微生物学》杂志上的研究成果引起了国际关注:一种超级耐药基因 mcr-1能够在家禽养殖环境中产生,并伴随
日前,一篇发表在《自然-微生物学》杂志上的研究成果引起了国际关注:一种“超级耐药基因” mcr-1能够在家禽养殖环境中产生,并伴随整条产业链,从上游种鸡场一路传播到销售点。人们从超市货架上采购肥鸡肥鸭的时候,一些携带耐药基因的细菌也许正悄然逼近。

研究显示,在禽畜饲料中大量添加多肽类黏菌素是mcr-1基因泛滥的罪魁祸首。这种现象正严峻威胁着人类阻击革兰氏阴性菌感染的“最后一道防线”,养殖业抗生素(antibiotic)利用等问题再一次成为焦点。

近日,论文通讯作者——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院长沈建忠及其团队接受《中国科学报》采访,解答了关于黏菌素等抗生素(antibiotic)耐药性危机的问题。

mcr-1 何以成为“最后一道防线”?

2015年,沈建忠团队和华南农业大学的刘健华团队首次在猪肉、鸡肉和人类患者身上发现了mcr-1基因。一年之内,便有超过30个国家发现了这种基因。

携带mcr-1的细菌能对抗生素(antibiotic)药物——多肽类黏菌素产生抗药性。黏菌素不是临床上的一线抗生素(antibiotic),但当其他治疗方法都失效时,这种药物将是革兰氏阴性菌感染病患的最后一线生机。

对黏菌素的耐药性其实早已出现,但在过去几十年间,耐药菌的检出率一直维持在一个很低的水平。“直到最近5、6年,国内外都发现这一检出率开始急速攀升。”沈建忠说,“去年我们对一些动物产品进行了检测,发现检出率已经高达30%~50%!”

多国研究人员开始寻找这背后的原因。沈建忠领衔的科研团队率先发现,mcr-1耐药基因可能来源于家禽养殖环境,而黏菌素这种药物恰恰在养殖业中运用广泛。包括发达国家在内,黏菌素常常被用于动物疫病的预防和治疗。而在中国、巴西以及一些东南亚国家,粘菌素还会作为促生长剂,被大量添加在饲料当中。

养殖业中的抗生素(antibiotic)何去何从?

“在可见的未来,抗生素(antibiotic)不可能从养殖业中完全退出,不仅我们国家是这样,发达国家也一样。如果完全摈弃抗生素(antibiotic),家禽家畜的健康就得不到保障,这会给食品安全带来更大的威胁。”针对舆论对抗生素(antibiotic)的恐慌和排斥,沈建忠如是说。

但是这项研究将养殖业抗生素(antibiotic)使用中最敏感的一个问题,暴露在了阳光之下:该不该将抗生素(antibiotic)作为饲料添加剂,用来促进禽畜生长?

早在2006年,欧盟所有成员国便已禁止将抗生素(antibiotic)作为促生长剂使用。美国虽然至今仍保留这种做法,但从今年起,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已将人与动物共用的重要抗生素(antibiotic)作为兽医处方药来加以管控。

“这是大势所趋。”沈建忠说,“未来,各个国家将抗生素(antibiotic)作为饲料添加剂的使用,必然会越来越少。在我国,也将逐步限制抗生素(antibiotic)在养殖业中的使用。”

从今年4月起,我国将禁止黏菌素作为饲料添加剂和促生长剂的使用。但与此同时,黏菌素仍被允许用来防治动物疫病。沈建忠提醒人们,这意味着黏菌素被超量使用甚至滥用的风险依然存在,进一步的跟踪、监督和管理不容放松。

亡羊补牢,为时可晚?

此前有外媒称,mcr-1耐药基因已经大面积传播,中国禁用黏菌素促生长剂的举措“可能为时已晚”。对此,论文第一作者、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汪洋解释,大多数细菌的耐药性都是可逆的,在停药一段时间后会有所回落。

“对细菌自身而言,耐药基因并非多多益善。”汪洋说。他形象地打比方道,就像一个人携带太多武器会感到疲惫那样,细菌携带的耐药基因也会消耗很多能量——作为一种对环境的适应性代价。一旦外在环境中的抗生素(antibiotic)威胁减少,这些耐药基因的存在频率也会相应降低。

食物链会不会成为耐药菌的流通链?

这项研究还涉及另外一种超级耐药基因——NDM-1,这种基因能使另一种抗击革兰氏阴性细菌感染的抗生素(antibiotic)药物碳青霉烯失效,它的发现也曾引起人们的深切担忧。

研究人员们发现,NDM-1和mcr-1可以同时存在于同一个细菌中,分别处在不同质粒上,但是可以一起转移。对这种加了“双保险”的细菌,碳青霉烯和黏菌素两大类特效药都将束手无策。

由于碳青霉烯在养殖业中毫无用处,孵化场的小鸡身上并没有发现NDM-1,但从商品鸡开始,一直到产业链条的下游,都发现了这种耐药基因。检测结果显示,家禽身上的NDM-1基因可能来源于周围的人类、狗、苍蝇或野鸟等。

“这是一个警示。”沈建忠说,“说明某些重要的耐药细菌的确能通过食物链在人与动物间互相传播。”

在家禽家畜和野生动物的肠道中,往往存在庞大的益生菌群。如果这些菌群携带耐药基因,那么这些动物就成了活动的耐药菌储藏库,一旦进入适宜的环境,便很容易大范围散播耐药菌。

耐药基因能聚团成“岛”?

今年1月,沈建忠团队在《柳叶刀-传染病》杂志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成果显示,临床病人身上的mcr-1检出率不到3%,健康人群则更低。但有一个现象值得警觉:如果病人此前使用过碳青霉烯类或沙星类的抗生素(antibiotic),他们体内的mcr-1检出率就会显著升高。

“我们推测,大肠杆菌(Escherichia coli)一旦携带mcr-1,会更容易和其他耐药基因整合。”沈建忠说。他们担心这种整合特性会导致“耐药基因岛”的形成,即细菌细胞内存在一个能够盛放各种耐药基因的“篮子”。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出现,那将形成真正意义上刀枪不入的“超级耐药细菌”。

如何遏制养殖业抗生素(antibiotic)乱象?

采访过程中沈建忠一再强调,在可见的未来,抗生素(antibiotic)不会退出养殖业。因此,完善相关法规并敦促其落实,加强抗生素(antibiotic)使用环节的监管,是迫在眉睫的重大命题。

不可否认的是,养殖业滥用抗生素(antibiotic)的弊病仍然存在。要对这些抗生素(antibiotic)进行处方化的严格管理,需要大量执业兽医。“但是我们国家执业兽医的人数远远不够。”论文共同作者之一、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吴聪明说,“目前已经拿到执照的兽医,大多呆在城市给宠物看病,愿意为农村养殖场提供服务的少之又少。”

吴聪明告诉记者,那些以家庭为单位的养殖散户,家里的禽畜生了病,一般难以找到执业兽医诊治,多数情况是凭经验自己上药店买药治疗,一种药物无效就换另外一种,甚至随意同时使用多种药物。

按照规定,药店出售兽药和养殖场使用兽药均需要有兽医师处方,且必须有完善的记录,但是实际执行状况并不理想。一些地方行政部门的监管不到位或流于形式,对药店和养殖场来说,如实记录兽药的出售和使用情况不仅麻烦,而且存在违规受罚的风险,少记录或不记录反而轻松无事。

经过几十年的发展,我国规模化养殖的技术水平已有了显著提高,但养殖场的卫生条件和管理水平依然不够理想,动物疫病的发生率仍较高,这也是导致抗生素(antibiotic)过量使用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“这些现状的改变,还要借助于国家法规制度的进一步完善与落实,相关科学技术的深入研究与推广应用。”吴聪明说。 
 
 
[ 新闻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新闻资讯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网站地图 | 网站留言 | 广告服务 | 积分换礼 | RSS订阅